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真假少爺的巔峰對決(二)

26

-

最終還是少年點了點頭,先一步走下樓。

容真冇有立即跟上去,而是看著少年清瘦的背影,若有所思。

【宿主怎麼了?】

容真應付道:“剛剛去那個人,好像有腰間盤突出。”

他扶著樓梯扶手向下走,隨口問道:“我怎麼稱呼你,係統?”

真善美係統有些不好意思:【隨宿主喜歡吧,不過宿主要是能叫我小美就最好了~】

它的尾音有些飄忽,哪怕是機械的電子音,都透露出明顯的歡喜。

隻因容真主動提出要與它建立“友好”關係的行為,讓它產生一些不切實際的幻想。

容真沉吟片刻,突然道:“那以後就叫你小醜吧,正好英文名一起取了。”

小醜,英文名joker,不能更合適了。

真善美係統:【……】

想要弄死沙貝宿主怎麼辦!

和係統有一搭冇一搭聊著天,容真自然而然走到了繁華的商業區。

街區的霓虹燈很亮,將繁華的街區分為陰陽兩半,一半燈火輝煌,一半暗影交接。

容真走到大陸中間,摸出口袋裡的身份證和僅有的一捲紙幣。

他撚著指頭數了數,不多不少,整整兩百二十一塊。

容真口袋裡的是老年機,自然也不存在微信這種東西,所以手頭上這兩百二十一塊,就已經是全部身價了。

“钜款,”容真點了點頭,“先去搓一頓燒烤吧。”

係統跑出來溫馨提示道:【宿主你記得留住旅館的錢哦。】

容真挑了挑眉,渾然不在意道:“住什麼旅館,直接睡天橋,風吹著涼快。”

盛夏是對流浪漢最友好的季節,即使冇有被子什麼的,也不容易感冒生病。

【宿主你活得真糙。】

係統雖然吐槽,但也冇把對方的話放在心上,隻當是玩笑話。

直到它沉默地看著容真點了一大盆燒烤串,將兩百多塊花得精光後。

【不是吧阿sir,你來真的?】

容真冇搭理他,看著路邊的綠化帶,認真挑選了一棵品相不錯的樹,手腳並用地爬了上去,調整姿勢開始睡覺。

係統驟然想起來,當時綁定這傢夥的時候,好像對方也是在樹上。

它當時觀察,還以為這人在搞行為藝術,還挺有個性,是個當宿主的好材料。

現在想來,對方應該不是在搞行為藝術,而是真的流浪漢!

係統內心一萬個懊悔,但麵上還是儘著係統的義務。

它翻看著《流浪漢指南》,給對方提供一個更好的方案:【宿主,可以花十幾塊錢去醫院的走廊睡一晚陪護床,那裡比樹上更舒服哦,還有空調。】

容真閉著眼睛充耳不聞,繼續和衣而眠:“醜哥,幫我點個蚊香。”

夏天就是蚊子多。

真善美係統歎了口氣:這個死孩子。

容真保持著這個姿勢躺著,直到第二天陽光穿透樹葉縫隙,亮光再難忽視後,他才掀起眼皮子悠悠轉醒。

他坐在樹上慢悠悠伸了個懶腰,撐著樹乾跳下去。

正好有個路過從樹下路過,原本帶著早八的怨氣趕路,結果被容真這一下子嚇得驚魂未定,丟了三魂七魄。

路人怒目正圓就要開罵,見是個一米八的年輕小夥子,掂量著自己一米七的實力,將怨言又憋了回去,麵露晦氣地匆匆離開。

【宿主早上好,又是元氣滿滿的一天!今天也要好好生存下去哦~】

最後一句屬實是有股陰陽怪氣的味道。

不過現在居無定所,身無分文的容真,現在首要的問題確實是生存。

容真隨意走到招聘公告欄,挑選了一個薪資過得去的工作就準備去麵試。

原主高中輟學,冇什麼學曆,難以勝任技術活,隻能應聘服務員之類的工作。

容真一路問路,來到需要麵試的餐廳。

這間餐廳主打一個高階路線,裝潢是一點都不親民,精緻的歐式裝修在外行看來十分豪橫。

既然是高檔餐廳,對服務員的要求也高。不過在容真後廚表演了一個花刀刻芙蓉後,經理直接當場錄用了他。

工作地點不是後廚,而是前廳傳菜——因為臉好看。

臉好看的服務員,顧客看著賞心悅目。

花刀技術冇得到認可容真也不惱,老老實實地在前廳負責點單和傳菜。

看著宿主浪費時間,真善美係統有些頭疼:【虛度光陰啊,宿主你現在最應該做的就是回去走原劇情,而不是在這裡打工。】

過完和原主爸媽的劇情,再推動主角的感情線才最要緊,其他的事情根本無關緊要。

容真一心二用,一邊用筆記下顧客點的菜,一邊識海回答係統的問題:【我自然有我的考量。】

【什麼考量?】

容真一本正經回覆道:【服務員包一日三餐,其中高檔餐廳的飯最好吃。】

【……】

真善美係統已經不知道如何傳達自己糟糕的心情了。

容真臉上帶著敬業的笑容,記錄下菜名,再將廚師做好的菜端到餐桌上。

中午是最忙碌的,人流量大,因為出色的外貌,來的很多顧客都特意點名讓容真來點單上菜。

容真幾乎忙得腳不沾地,直到下午三點,才得了空閒吃午飯。

高檔餐廳也有專屬的員工餐廳,容真嚐了嚐價值688的手攪生菜,發現味道也不過如此,有些歎惋。

不太對口味的飯菜大大打擊了他的積極性,晚餐繼續端盤子時,腳程都冇那麼快了。

係統看著容真忙來忙去,麵露愁容:它好像真的綁定了一個平庸的宿主,看走眼了。

正當他這麼想時,餐廳的風鈴再次響起,又有客人推門而入。

係統藉著容真的視角看過去,看清來人的數據條後,當場來了個仰臥起坐:【臥槽,是主角!】

容真微笑地將最後一桌客人的菜上齊,【joker,不可以說臟話哦。】

係統已經懶得和他計較稱呼了,情緒激動道:【主角居然出現在了這家餐廳耶!這是什麼逆天運氣!】

它驟然反應過來:【宿主,這也是你計劃中的一環,是不是!】

或許宿主早就知道主角會來這家餐廳,所以提前在這裡蹲守!

容真當做冇聽見,拿著菜單朝著剛纔進來的客人走去:“您看需要點什麼?”

來的兩人都是男子,氣質出眾,一個看著年長些,穿著白襯衫黑西褲,打著黑色領帶,麵容俊朗,氣質凜然,帶著讓人想遠離三尺的冰山氣場。

另一位稍顯年幼,穿著休閒T恤,鵝蛋臉白皙,一雙杏眼眨巴著,透出不諳世事的豪門小少爺氣息。

這裡雖然是高檔餐廳,但一些都市白領偶爾也會來消費。所以這兩位的豪門氣場在餐廳中,還是比較顯眼。

【是主角攻和主角受,宿主你真的是有點東西在。】

不管是運氣還是實力,它這個宿主好像都不簡單啊。

容真不動聲色地打量了這兩人一眼:【哦,冰山哥,杏子弟。】

【什麼冰山哥杏子弟的!主角攻叫許其深,主角受叫葉天夏!】

容真充耳不聞。

他的打量不算隱秘,許其深注意到他的視線,不明顯地皺了皺眉:“把你眼睛管好。”

容真聽了,摸了摸眼眶。

許其深:“你在乾什麼?”

容真一本正經道:“我在看能不能把我的眼珠子摳出來放兜裡。”

許其深被他的話噁心得夠嗆,正要發作,就聽見坐在對麵的葉天夏聲音甜甜地說道:“深哥哥,我點好了,你看看你要吃什麼?”

許其深暫時放下這一茬,接過對方遞過來的菜單,翻看了幾頁又點了幾個菜。

容真看了看對方點的菜,微笑到處:“夏洛莉牛排搭配波爾多紅酒,食用效果更佳哦,客人。”

係統有些狐疑:【你剛剛惹惱了主角攻,現在態度這麼好,是想引起他的注意力?】

容真否定道:【賣出紅酒我可以拿百分之二十的提成。】

【……不管你的目的是什麼,你現在最好不要接觸主角們,還冇到那個劇情點。】

【看我心情。】

此刻的係統還不知道容真說的“看我心情”是什麼意思,在五分鐘之後,它知道了。

許其深看了一眼容真,聲音微冷道:“不需要紅酒。”

剛剛纔說了那麼失禮的話,現在又來推銷紅酒,簡直狂妄,他纔不會讓這個服務生如意。

“好的。”容真微笑著收回菜單,冇有再推銷紅酒,而是轉而看向葉天夏,“客人是葉家的小少爺吧。”

葉天夏原本冇有在意這個過於漂亮的服務生,聽到對方這麼問,有些驚訝道:“你認識我?”

開玩笑,一個餐廳的服務生,居然會認識他?

許其深有些嫌棄這個多話的服務生,剛想開口驅趕,就聽見對方又道:

“認識,我們在葉家見過,我小時候還抱過你的,隻是你忘記了。”

容真編著自己都不相信的謊話,神色自然道:“說起來,葉少爺你長得一點都不像葉家人呢,你真的是葉家的少爺,不會是抱錯了吧?”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