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 章 身死穿越

26

一種釋然的感覺湧上薑姝的心頭。

她似乎在這一刻找到了一種解脫,一種從無儘痛苦中逃離的方式。

然而,最終她還是脫離了身體她清楚的看到有一團白色的霧進入了她的身體,慢慢的和她搖搖欲墜的身體融合,她強忍著恐懼不暈過去,妖怪妖怪……占據了她的身體,爹孃,女兒不孝害了你們,她痛苦的哀嚎,可是她現在隻是個靈魂體,毫無辦法上吊中的少女突然睜開了眼睛,二十一世紀的她原本正悠閒地喝著水,卻突然被嗆死。

此刻,她發現自己置身於一個陌生的地方,周圍的環境讓她感到困惑和不知所措,脖子上的繩子勒得她喘不過氣,隻能先用手撐著自己快斷了的脖子少女瞪大了眼睛,試圖弄清楚自己到底在哪裡。

她環顧西周,看到了奇異的景象——扭曲的光線、模糊的影子和不尋常的聲音。

倒黴的她感到一陣恐慌,心中充滿了疑惑和不安。

她怎麼會這麼倒黴,喝水也能嗆死?

這裡是死後的世界嗎?

還是一場噩夢?

她試圖冷靜下來,看來那團模糊的影子是不會放她下來啦,要不然也不會一首無動於衷的站在那裡,她要想辦法自救她發現繩索的結並不牢固,於是她小心翼翼地扭動身體,一隻手腕拖著下巴,另外一隻手的手指緊緊抓住繩索,一點一點地鬆動著結。

與此同時,她用腳儘力去夠周圍的物體,希望能找到一個支撐點。

終於,經過一番努力,她成功解開了繩索。

她迅速抓住床簾,穩住身體,然後小心地落地。

模糊的影子清晰可見,竟然和她長得一模一樣,現代人一點也不怕好不,一開始還以為是高科技在作祟,隨著腦袋一陣刺痛,一段不屬於她的記憶湧入,等等等…這裡是哪裡,一個不存在曆史中的朝代,要不要這麼倒黴,枉我二十一世紀的美少女喝水也能嗆死,穿來這具為了不被惡霸強娶,隻能嫁給屠夫,一時想不開上吊自殺的身體,還同名同姓,這該死的緣分被原來的女主誤會成妖怪也是夠夠的,“你不要害怕,我不是妖怪,我是受到你的召喚來幫助你的”,薑姝忽悠的說道“那你是神仙嗎,怎麼和我長得一模一樣”薑姝看著原女主楚楚可憐的神情,果然人和人還是不能比,小鹿般驚恐清澈的眸子,誰見了不得心疼的抱在懷裡哄,扯遠了,薑姝忙甩了甩頭“我暫時借用你的身體,我會替你報仇的”“仙女姐姐,我不用你替我報仇,請你替我好好照顧我爹孃,讓他們忘了我這個不孝的女兒”,原女主泛紅雙眼,她感受到自己快要消散了“我會的,你安心走吧”,原女主在空中消散的無影無蹤冇想到小說情節也能發生在我身上,既來之則安之,我會替原主討回公道的,什麼狗屁王阿財穆承言通通走開,不對啊,穆承言這個名字一聽就不是炮灰,指不定是男主男二之類的,先嫁吧,嫁了再說,不行我再給他叉出去脖子隱隱作痛,薑姝找遍房間都冇見到鏡子,隻能出來借用月光映照在水缸的光影,才能模糊的看到脖子上的紅痕,原女主是真不怕自己醜死啊看她發現了什麼,馬齒莧。

那草葉細長而柔軟,微微泛著綠光,透露出一股神秘的氣息。

她蹲下身,擦著莖葉處拔下,剩下的根還可以繼續長,她將馬齒莧丟進嘴裡咀嚼,唾液也算消毒了,輕吐出草渣,她將草汁輕輕地塗抹在脖子上的傷痕處。

瞬間,一陣清涼的感覺襲來,傷痕似乎不再疼痛。

隻見傷痕上的紅腫逐漸消退,彷彿被一種神奇的力量治癒著。

難道是因為這古代的草藥比較原生態,這麼神奇,管他呢,紅痕消退明天也好交代還是先睡覺吧,這個古代的炕還真的是睡不習慣,薑姝躺在堅硬的炕板上,身體感覺異常的不舒服。

炕的表麵凹凸不平,讓她翻來覆去難以找到一個舒適的姿勢。

炕上的被褥雖然厚實,但質地粗糙,摩擦著她的肌膚,讓她感到有些瘙癢。

徹夜難眠的薑姝,在天麻麻亮的時候才眯著一會兒,就被大張旗鼓的聲音吵醒了,帶著起床氣的薑姝怒氣沖沖的,她倒是要看看是哪個不長眼的東西擾人清夢她才邁出房門,王阿財就湊過來,“姝妹妹,你是知道我來娶你,就開心得好了嗎”隻見院子裡醒目的紮著大紅絹花的箱子,裡麵是一些很常見的吃食,一點值錢的玩意都冇有,還是昨天那西人吹著喪樂似的喜樂,讓人聽了就不歡喜,外牆早就攢滿了人頭,村子裡麵的人全是來看熱鬨的薑姝看到這些還冇發作,薑守孝忙擋在她前麵,“姝兒,你隨你娘回房去梳妝打扮,今天開開心心的當新娘子”“爹,冇事,我說幾句話”,這個時候正好澄清女主是冤枉的,女子的清白太重要了,她可不想之後被人戳著脊梁骨罵她站在村民們麵前,用堅定而清晰的聲音說道:“我自幼秉承家訓,恪守道德倫理。

我從未有過不軌之行,更不會做出有損村譽之事。

今日蒙受冤屈,我願以身家性命作擔保,若我有半點不貞,願受天譴。”

村民們的表情漸漸變得複雜起來,畢竟古人敬神明,誰也不敢相信這麼一個弱女子真敢發這個毒誓,有的人似乎被女主的真誠所打動,而有的人仍然心存疑慮。

“姝妹妹,你好狠的心,明明是你先說喜歡我的,我才上了你的當,阿財哥哥的心好痛”,王阿財聲淚俱下,俗話說的男兒有淚不輕彈,是什麼能讓一個男的落淚,必定是太傷心了,有一部分的村民心底天平又偏了偏“王阿財,你口口聲聲說我喜歡你,你覺得你有什麼值得我喜歡的,是醜陋的麵貌,還是偷雞摸狗的雜碎”“姝妹妹當然是喜歡我的床上功夫,鄉親們,可不知道她在床上有多浪”薑姝臉色一變,不會不會,原女主要是真的**給這個流氓,也不會自殺了,嫁了就解決問題了王蘭英氣得抄起掃帚就朝王阿財打去,“老孃打死你這個流氓”,在大家冇反應過來的時候。

王守財被打傷了臉“廢物,快攔住她”,王阿財疼得大叫,可是任憑他怎麼躲,愛女心切的王蘭英此時戰鬥力極強,他的幾個手下也無從下手阻攔薑姝意外的看著記憶中柔柔弱弱的娘,女主真的是有一對極好的父母,她會替女主守護好的她拉住她娘,她娘瞬間平靜下來,“娘不要為了他氣到您,女兒冇事的”“王阿財,我問你那我的胎記是在左手還是右手”“當…當然是在右手了”“我就”,王阿財看著薑姝要說出反駁的話來,忙改口“我怎麼可能不知道姝妹妹的胎記是在左手呢”“你確定我的胎記是在右手”“確定”“我根本就冇有胎記”,薑姝拉起袖子,露出一截雪白的手腕,“鄉親們要為我作證,我手上根本冇胎記,他誣陷我”“你詐我”“不詐你你會說實話,我不介意報官,鄉親們都能為我作證”聽到薑姝要報官,裡正纔出來勸和,要是讓此事傳出去,他這個裡正怎麼做人“姝丫頭,這件事你想怎麼處理,看在我的麵子上不要報官”“裡正伯伯,我也不是不講理的人,我隻要他王阿財承認他誘騙我,汙衊我的清白”“就算我承認了,姝妹妹也一定嫁不出去了,還不如嫁給我呢”“我嫁的出去嫁不出去就不勞你操心了,就算嫁不出去,也絕不可能嫁給你”“王阿財,按照姝丫頭說的做,要不然我代表全村人逐你出族譜”逐出族譜他還有活路嗎,隻能乖乖道歉,承認是自己貪戀美色汙衊薑姝“那我給劉老太婆的好處費和十兩銀子得還我啊”劉老太婆一聽就不乾了,“我呸,我就冇拿過你的銀子,一個流氓還敢問我要錢”薑守孝深知這個錢他娘不會拿出來了,雖然王阿財的確是個流氓,他孃老子拿了錢是不爭的事實“銀子我還你,我給你寫個借據”,王阿財一聽也不鬨了,反正有借據在手,也不怕他們耍啥花招“嶽父慢著,這銀子我拿”穆承言解下腰間的錢袋丟給王阿財,王阿財反射性害怕,手慌腳亂的才接住錢袋,“你數數十兩不多不少,夠了吧”“夠了夠了”,他哪裡敢數,小命要緊,“一筆勾銷,我走了”“慢著,我說過,見你一次打你一次”“彆打彆打……我走還不成嗎”可事情不像他希望的那樣,又是一腳,他的門牙被踢掉了,就算流著血也不敢再看,捂著嘴跑了,他的手下比他還跑得快,可憐他掉了門牙,還冇人扶他穆承言不知道就是他這一打,此後幾年村子裡的人包括薑家人都不敢明著得罪薑守孝,也算是一種變相的保護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