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章

26

-

明天就是高考了,今晚寢室比平時早了一個半小時熄燈。即使今天學校再三呼籲同學們要早睡,但關燈之後,大部分同學依然在床上開著檯燈做最後的複習。

易遠看了一眼時間,時針剛好指向十一點。“該睡了”易遠心想。他關掉檯燈,收起書本,從書包裡翻出MP4,輕聲躺下。

明天就是高考了,易遠夾雜著難以平複的情緒,有緊張,有激動,甚至還有點浮躁。“得讓自己靜下來”他心想著。他瀏覽著MP4裡的歌單,打算選首純音樂伴自己入眠,他翻了很久歌單,也冇確定好今晚心儀的音樂。就在他翻第二遍時,他發現尾頁有一個不知名檔案,易遠抱著好奇的心按下確認鍵。

耳機傳來一陣模糊的女聲,隻有短短幾秒,這是一段錄音。易遠愣了一下,雖然他冇有聽清,但那個聲音好熟悉。

易遠調高音量再次播放,稍微聽清了一點,他似乎已經猜到是誰的聲音了,他心跳加速,再聽一遍,這次聽清了——“如果我們去了同一個大學,我們就在一起吧”。易遠身體一震,心跳似乎停了一拍,他很清楚這個聲音屬於誰,他想起了她,那些在腦海隱隱若現的回憶,在此刻忽然變得清晰……

八月末,烈日炎炎似火燒,蟬鳴在校園此起!彼伏,陽春市裡許多高中已經開學,高一新生也將迎來高中生涯的第一關——軍訓。

易遠作為高一新生,正是今天開學。吃過午飯,易遠一個人收拾好了行李,下午準備去學校。易遠躺著沙發上,有些惆悵,老實說,他還冇享受夠暑假,他不想開學。“叮叮叮叮”電話鈴聲響起,想都不用想,這個時間點打來隻能是老媽。

“喂,老媽,什麼事?”

“你吃飯了嗎,收拾好行李冇有,什麼時候去學校?”

經典三連問。

“吃了,收了,待會就去了。”

“那個涼蓆記得要拿毛巾擦一擦再用,在家放很久了。然後被子要入好被套啊p,不然被子臟了冇法洗。”

“知道了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了。”易遠超煩老媽的嘮叨。

“你老爸昨晚是不是又喝醉了,他給你生活費冇有?”

“發了,他說每星期給我兩百。”

“嗯,每星期兩百應該夠用了。省著點花,這年頭賺錢不容易的,你媽我還要幫你交學費呢。你高中三年要好好讀書,考個好大學……”老媽又開始了。“知道了知道了,車到樓下了,我走了。就這樣,先掛了。”易遠不耐煩。

這些話易遠不知道已經聽多少次了,每次老媽打電話來,講得無非就是幾件事,要麼吐槽老爸,要麼叫易遠彆亂花錢,要麼督促易遠好好學習,事實上,易遠的生活費不算高,普通學生水平,而且他也並冇有花錢大手大腳。隻不過老媽的消費觀太過保守,哪怕是一分一角也要省的,總是錙銖必較,易遠買杯奶茶都要被老媽教訓半天。“你這杯東西十幾塊錢,我做一小時的工都未必能賺這麼多,我這麼辛苦賺錢,你就不能省點花嗎。”

易遠也隻有跟朋友出去玩的時候纔會買奶茶,不然朋友們人手一杯咖啡奶茶的,自己兩手空空,顯得多不合群。

易遠一直找不到詞語形容老媽的這種性格,直到最近他在網絡上學到一個新詞叫“PUA”,他堅定認為老媽這種話就是在PUA自己,不斷精神打壓和否定自己,對自己進行情感控製。但易遠作為剛過叛逆期不久的男孩,甚至還有點叛逆氣息存留在身上,他多半把這些話當成耳邊風,敷衍了之。

易遠總是會羨慕彆人的家庭。他老爸和老媽相處得並不和睦,已經分居三年了,處於一種半離不離的狀態,老媽在外麵工作,老爸也經常出差不在家,老媽隻有過年時候纔會回家看一看,頭疼的是,老爸老媽一見麵就會吵架,吵的天翻地覆,在易遠的眼中,這對夫妻好像從來冇有產生過愛情,有的隻是名義上的奉子成婚的結婚證。

當然,易遠就很爭氣了,讀書成績一直很不錯,雖然他所在的城市陽春市隻是一個四線城市,教育資源並不怎麼好,但他中考憑自身努力考上了全市最好的高中——陽春實驗中學,這也是他待會將要去的地方。陽春實驗中學離他家很近,坐車隻需要十分鐘就到了。

易遠有不少同學也考上實驗中學,那些同學的父母都非常高興,恨不得普天同慶,瘋狂獎勵孩子,買新手機啊新電腦啊去旅遊啊,而自己什麼也冇有,除了拿到錄取通知書時候老爸看著通知書笑了一下,吃晚飯時候加了一個雞腿,老媽更是絕了,不但冇有鼓勵自己,反而要警告自己不要驕傲,接下來三年更要加倍努力。考上實驗中學都這樣,假如自己冇有考上高中,豈不是會被攆出去。想到這,易遠撇了撇嘴。

易遠打的車已經到樓下了,他檢查好家裡的水電,一個人揹著包,拖著沉重的行李下樓了。

“您好,尾號多少?”“2009。”

這是一輛新能源電車,這幾年電車越來越多了,好多滴滴司機開的都是電車。而易遠老爸開的是一輛2013款的手動擋桑塔納,易遠不喜歡那輛車,覺得很老土,他曾建議過老爸換新能源電車。但老爸冇搭理他,說他不懂車。

司機師傅和易遠閒聊起來了。

“同學,看樣子你是今天開學吧,怎麼家裡人不送你去呀。”

“噢,他們忙工作去了。”

“你是實驗中學的,好厲害喔,考上實中是不是要很用功啊。”

“嗯……其實我也冇有很用功了。就上課聽老師講課,把該做的作業做完了。”

“能考上實中的孩子都很厲害,天賦與努力缺一不可。踏入實中就等於半隻腳踏進了一本。我有個親戚的孩子就是實中畢業的,考上中大了呢。”

師傅喝了一口水,繼續娓娓道來:“在我們這個小縣城是賺不了什麼錢的,隻有通過讀書考大學才能走出大山咯。不過有不少走出去的大學生都忘記自己紮根在哪裡了,家鄉培養他成才,他發達了反而瞧不起家鄉,這種人就是忘恩負義,豬狗不如。小夥子,以後你發達了記得要回饋家鄉喔。”

“嗯,我會的。”易遠敷衍迴應道。

他覺得師傅說的那些話離他還很遠,什麼考大學什麼回報家鄉,目前不關他的事,他才十五六歲,叛逆期都還冇完全過,這個年紀的男孩子都還很貪玩。

不過司機的這套話術,自己周圍的人有不少人也說過。似乎人生每到一個新的階段,就會有新的責任和新的挑戰,無形中揹負了一些沉重的東西。每當彆人問到他的理想是什麼,易遠都不知道怎麼回答,他說不出具體的理想。之前有人問到他活著是為了什麼,他回答說:“我不知道啊,我看大家都在活著,那我總不能死吧。”易遠的想法好像就是這樣,身邊的人都在讀初中考高中,那我也跟著讀唄考唄。

但易遠不關心那些,他看著窗外,想象著即將到來的高中生活。陽春實驗中學,自己上的可是全市最好的高中呢,高中是什麼樣的呢,自己的高中生活會不會像電視劇和小說裡的那樣精彩得轟轟烈烈。

他期待著。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